Colourful

混个更,写不下去了开始放飞自我。八成没有后续。排版已死我无能为力。
灵魂伴侣au,色击梗
(每个人生来看不见色彩,只有在遇见灵魂伴侣以后才能看见。但是文中的时代已经可以通过科技克服这一点。)
——————————————————————————

1.
    他被女人的尖叫吵醒。
    深秋的哥谭几乎称得上严寒。骤雨在楼下破败的棚顶上敲出爆响,窗中的城市笼罩在粘稠的黑暗里,只有楼顶与天幕间隙露着灰白光亮。杰森翻下铁架床摸到女人床边,熟惗地拿起注射器,低声念着安抚的话把药剂推进她的血管里。
    最先一次那药还能让她松开眉头再度睡去,现在已经几乎无法缓解病情。她的体重掉得厉害,精神混乱初见端倪。而他上次偷来的药刚刚用掉了最后一支,如果她昨天没有因为毒瘾发作摔掉整整一盒还能撑久一点。
    大概二十分钟后她紧抓着杰森的手才放开。杰森松了口气顺着床边坐下。他凝视着母亲的脸,灰白僵硬,黑色深深浅浅地从墙角的阴影里爬上来,悄无声息地蔓延缠绕。
    他想天亮之前可能还来得及回到那个梦里。依旧是黑白灰三色组成的世界,但黑暗中燃烧着明亮灼热的光芒。他跟着一个人飞跃城市的灯光,他在笑。

    他记不清上一次那样笑是什么时候了。

    2.
  “停。”
    几双手拽着他的领子强迫他站起来。杰森头晕目眩地站着,耳蜗里血流轰鸣如同海潮。事实上他从没见过真正的海,在那领头的没说话时杰森分神想道。他从书里读到,一望无际的水域,自由的疆界,星球的生命之源。北冰洋的灰蓝加勒比的蔚蓝地中海的宝蓝,上面是同色的天空,远离阴云密布的哥谭。
    然而三个月前唯一一家肯让他进去的书店关门。老板指证了几个毒贩,第二天就被沉进了哥谭湾。那是他见过最接近海的存在,沉没尸骨累累,色泽是比夜晚更为冷酷的黑暗。
    想那么远又有什么用。杰森漠然地听着讯问,在对方举起枪时啐出带血的痰。枪口是黑色,混混头儿的脸是灰色,比他母亲死去那晚惨白的脸看上去鲜活一点。杰森没有费心再去辩解什么。
    在保险拉开的响声几乎同时,他听见破空的风声。
   “我说,即使是对你们而言,”这声音比杰森想象的要更年长一些,已经褪去了孩童的稚嫩。杰森屏住呼吸。

    黑白灰的世界在那刹那碎裂,色彩铺天盖地地向他砸来。他能看到哥谭最西边的天幕上最后一丝燃烧的暮色,红黄的霞光漫开与紫色在夜空边际相缠。白色蝙蝠徽记镶在天幕上光明与黑暗交接之处,召唤骑士前临。城市的百万灯火跌入他的瞳孔。从天而降的黑发少年制服赤色鲜亮,墨色斗蓬在夜风中烈烈飞扬。
    蓝色的。杰森没由来地断定。他一定有双蓝眼睛,像是海洋或者天空。
罗宾灵巧地踢飞了枪,语调轻快,不掩愠怒:“试图杀害孩童,也是个新低的下限了。” “是罗宾!”不知哪个人叫了一声:“不对,蝙蝠侠今晚应该在东区啊?!”
“这个嘛。”少年挥拳击中一个混混的鼻梁,反手扔出蝙蝠镖。“我想B不会因为这责怪我迟到的。”他的力量并不占优势,但柔韧度和格斗技是极大地弥补。而且他在断墙上跃起的身姿当真轻盈如飞鸟,仿佛生来飞翔。 
    至多五分钟,他就完成了清场。“好了,我说,你叫什——” 
    他试图搭救的人已经不见踪影。

    “B,我能去——”
    “不。”
    “我想他是我的灵魂——”
    “罗宾。”
    “……马上到。”













看了这个肯定没有人愿意做我的小伙伴了orz

评论(6)
热度(47)
©Astronom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