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清理你的备忘录

2017.3.6


















"你问我如何形容?"
"大概是流浪者一生的故事里,某次长途旅行,驾车经过高架桥,时值盛夏暴雨倾盆,往窗外看的那一眼,看到的某个湖泊波纹上潋滟的光吧。只有那么一眼。即使你回到开始的地方用同样的速度在同样的时刻转过头去,你也没法再度捕捉的相遇。"



Dyna发现飞鸟在变老。
他知道和他一样带着人间体离开的只有Cosmos,而春野武藏显然不同。Cosmos的光在武藏的体内维持他生命机能的正常运作,距离Dyna和Cosmos初见已有数十年,而武藏年轻如初。

但飞鸟在变老。

他在第23个平行世界的地球开始意识到这一点的。被救下的那个孩子怯生生地说谢谢叔叔,飞鸟不满地嚷嚷着哎呀叫哥哥,他愣住了。SuperGuts的队服仍然崭新不染尘埃,但是飞鸟的脸上开始出现时光的刻痕。他已经从Dyna熟知的年轻人长成了一个面容严肃冷峻的青年,开始有抬头纹。在Dyna漫长的生命里他从未如此清晰地意识到时间的前行。
在第49个地球飞鸟染了头发,他问起时那孩子挠挠头说你不觉得这样看起来年轻一点吗,说着自己笑了起来。他笑起来时眼睛里的光芒还像当初那样明亮,但是已不复青春。

“Tiga,你知不知道——”
“你知道原因。”他的长兄平静地答道。他转过来,语气分不清是嘲讽还是怜悯。
“他被你选中的原因和老去的原因相同。你无能为力。”

第139个时空他发现飞鸟的头发开始变白。

这是地球三千七百万光年以外的宇宙。他们隔着遥远的距离注视两个星系的碰撞,星云缓缓卷动,光芒的长河逐渐暗淡。
“一切都有终点,对吧Dyna。”中年人叹息。
他沉默无言。

人类的生命不过百年。Dyna在数千万年的流浪里第一次被束缚在某个人身边。
他等待着飞鸟信的死亡。

评论
热度(3)
©Astronom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