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日苦多/My Immortal 01

         原作:火影忍者
         

         警告:对原著结局后日谈的大量魔改,博人传世界观基本不存在。一定程度的暴力描写。

         

0.

         “你呢,你的世界是怎样的?”

         暗部打扮的那个停顿片刻,最后回答自己来自四战战场,其余无可奉告。他甚至没摘下面具,空洞里是两只猩红的眼睛。

         下一个穿着最普通的木叶上忍制服,护额下眼睛笑得弯弯:“带土已经回村七年了,下个月老师会把火影的位置交给他。”其他的自己都给出祝贺。唯一没有写轮眼的摸摸背后的白牙,“我的带土在神无毗桥并没有遭遇任何意外。”

          “那你呢?”

          卡卡西一惊,身着宇智波族服的带土正专注地凝视着他。

           梦境自此结束,卸任三日的六代目火影在凌晨醒来。微弱光芒透过窗棂在他手腕上刻下斑驳印痕,颜色惨白微微发青,让他觉得自己才像个随便跑进故人梦中的鬼魂。

         

           距离出访他国的七代火影遇袭的消息传回木叶,还有十三小时。

 

         1.

         鸣人出发前并不是没人担忧此行的安全,尽管最后的忍界大战落幕多年,各国安养生息互不侵犯。但为继任仪式忙碌多日的鹿丸仍执意去信请求佐助接应,对鸣人信誓旦旦的保证置若罔闻。好像世上还有人能危及六道之力唯二传承者。

         

         这个担忧以绝无可能的方式应验。鸣人对着围攻他们的人群挥出手时,炽目的妖狐衣并未从指尖燃起。他感受不到一丝一毫查克拉,自出生即相伴的尾兽亦沉默无言,呼唤得不到任何回应。

         随从的十名暗部没发出警报信号,想必已经遇害。鸣人闪身躲过攻击,紧张地思索对策。塔下层休息的数名大名的官员应该至少能保住性命,但也说不定,毕竟忍村势力近些年来和政治家们有些不对盘,他说不准这次袭击的目标到底是谁。首先得逃脱防止成为人质——

         风声破空而来。

         鸣人僵在原地,缓缓转头。偷袭者捂住喉咙跌跌撞撞地后退,第十一名暗部从阴影中现身,按住对方肩部狠狠将头撞在墙上。

         他反手拔出那枚还嵌在喉管里的刀片,掷出去从眼窝穿透一个人的头颅。最后几枚手里剑上附幽蓝火焰,将前方冲击的三人队形撕得血肉模糊。他旋即拽住其中一个挡下侧面忍术,纵身跃起后仰勒住突袭者的脖颈用力下拧。尸体落地同时它同伙的内脏从被豁开的腹腔滑落一旁。苦无在他手里旋转半圈就疾速飞出,扎进领头者的胸膛一击毙命。用以格挡的短刀突然崩裂,他在半空里旋身,半截断刀没柄拍入面前人的脊骨。

         有更多后援选择从上方攻下。他随手拽出把刀猛然跃起,踩着一个个人向上突击,刀口燎起蓝白电光,切开血肉如断流水。此刻在塔下层的人终于察觉他的意图,但为时已晚。

         云层如被引爆剧烈翻涌。铁黑天穹撕开,雷火坠落熊熊燃烧。

 

         “五代目直属暗部前来报道。”

         “你是谁?”

         漩涡鸣人后退一步。距他上次见到这术已十年逾,彼时雷遁麒麟还是宇智波兄弟的决战幕布。他面前半跪于地的黑发暗部沉默不语,鸣人警觉危险,再度重复。

         “你究竟是谁?”

         暗部伸手摘下猎犬面具解开变身术。

         “有何吩咐,六代目。”

         苍白额发下那双眼睛看着他。右边是深不见底的黑,左边是妖异的红,底纹图案尖锐如刀锋。这双眼睛原本的主人早在十年前就化为尘土。

         

 

 

         佐助紧了紧斗篷,感觉令人悚然的寒意从脚下的土地一点一点爬上来。半个时辰前试图感知鸣人位置时他发现轮回眼无法发动,不仅如此,所有查克拉都无影无踪。换句话说他此刻与普通人无异,甚至可能还因为截断的左臂处于劣势。

         何况更大的麻烦自行出现在他面前。

         白发的,活生生的,四战发起者,早在十年前死得连渣都不剩的宇智波带土。离开辉夜的空间时卡卡西没有回头,但他的神情佐助记得清清楚楚。出走的三年与敌对的一年并没有让他老师的表情变得更难解读,事实上更多事突然解释得通。水门班最后剩下的人注视鸣人的手打散那堆灰烬,眼底的哀恸与鼬离开前如出一辙。

         他也记得带土是为谁挡的那一计共杀灰骨。战争早就结束,无辜者妄佞者或死或生,最重要的还是活着的人。卡卡西会很乐意见到他,佐助分神想,但是在此刻出现在此地,他看不出任何带土与此事无关的可能性。

         若是这样他会找到机会杀了他。卡卡西不必承受一次。

         这个带土打量他的眼神就像几个世纪没见过活人,些微的艳羡与更深的情绪混合无法分辨。“别发呆了,小鬼。”他的称呼让佐助不悦地皱起眉头,但宇智波末裔仍保持沉默。带土走得更近了,有瞬间佐助疑心自己看见对方的皮肤反射青白的光。随后带土在他面前站定,看上去全然是个正常人。他身上的宇智波族服深紫,在晚风里猎猎舞动。

         他用一句话打消佐助的顾虑。

         “我知道鸣人有危险。告诉我方位,我带你去见他。”

         

         

评论(12)
热度(65)
©Astronom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