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 shall Death 02

展开剧情,算是半个pov写法,并不有趣的一章

 

2.

“坐标(105,99,9899,FGF),到达目标上方四十五万单位处,即将进入警戒区域。”

“很好。”通讯器那头有轻微的摩擦声响,他猜她又习惯性地在椅子上转了圈。她一直都喜欢这种快成为古董风格的事物,倒是和那个垂头丧气的骑士蛮像。

“我马上就解除他们的一级防御,”她轻快地说,“怎么决定是你的事——我说不如,我有点想看看效果欸,你试试那个吧?”

他默不作声地掐断通讯,低头观察目标。这里是远轨,濒死的恒星下一波光要十三分钟以后才能到达。太空城上那点微不足道的照明被更深的黑暗吞噬,像劣质玻璃球一路沉入水底。的确是品味糟糕,相当令人不快的建筑,试试好像也没什么,他想。

 

 

“后来我们就起飞了,高文黑进了他们的α班次,从螺旋工事里——”

“等等,以防刚刚有什么人外放着爵士乐从我们身边路过偷走了一段时间*,你刚刚在说什么?”兰斯洛特在故作严肃方面是把好手,但他正注视着高文,于是眼见着他脸上的笑容从一丝裂缝里溜出来,越扩越大。

“偶尔也试着不要那么沉迷古早的英雄电影吧,兰斯洛特卿。”高文学着亚瑟布置任务时的语气,半开玩笑地训话,然而他说到一半也控制不住地对兰斯洛特微笑起来。“请你们不要像对刚确认关系一分钟的爱情鸟一样黏黏糊糊的。”崔斯坦冷冷道,“兰斯洛特,如果你再这样侮辱我作为吟游诗人的尊严,我发誓下次全体整修时你心爱的阿隆戴特会少两打光子鱼雷。”

兰斯洛特举起双手示意投降。

   

远远看着,仍然不明白为什么会走向那样的结局。

      

梦境如雾气般静静消散,他睁开眼看见头顶暗淡的星光。主控中心在太空城正中缓缓旋转,光点在更远处散乱地排着。大概是因为已经到恒星的远轨道,年久失修的模拟系统已经无法转化出足够的热量。真可惜这里关着的并不全是他这样的碳基生物,不然女王就要小心了。他起身整理床铺,然后贴近小小的窗口仔细观察今天的守备数量。

“126号!”

贝狄威尔迅速走出房间,从容地挤过人群,从典狱长的触手里接过碟飘着眼球的汤。

旁边的人用手——或者说其他任何功能和手相似的部位——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就不能原谅一个毕业十几个世纪的老年人吗。”贝狄威尔无奈地嘀咕,但还是咽下汤后努力回忆四维空间曲率方程,试图对应对方蹦出的单词。说真的,他当时的旅伴该是有天才才能想出这种破译方法。

“好的,我会——”他转念才想起没有换波频的方式无法用语言传达意思,只好咳了一声,按约定的方式扣击墙壁四次,高大的蓝色生命体满意地放开他,指向中枢的位置,作势就要冲出去。

警报炸响。

被发现了?!他立即环顾四周,但狱警都沉默地奔向另一个地方,似乎没人注意他和他五颜六色的小伙伴们的小动作。最外层牢房透明的墙壁正在迅速“关闭”,在彻底与外界隔绝之前,贝狄威尔终于找到了骚乱的来源。

太空城中心有个类人生命体。

康诺特女王的喜好旁人捉摸不透。贝狄威尔服从命令回到自己的房间,盯着被封闭的窗口陷入沉思。他进来第一天就评价过那个华而不实的中枢控制室,本来这城就被建得像个价格低廉的玻璃球,控制中心的颜色又显眼得如同信号灯,这除了暴露指挥官位置以外别无他用。

入侵者的时机算的刚好。十七分纪以前女王的疯狗刚刚离开前往下一个监狱,如果他动作够快——

他面前的空间无声无息地裂开。

贝狄威尔惊诧地后退一步。尽管只是惊鸿一瞥,但他认识这装束。这是数分钟前还在控制室的入侵者。对方似乎比他还惊讶,打开手腕上的某个装置,对跳出的光屏恼怒地抱怨,这让他更困惑了。

他能听懂。而且那身红黑相间的武装很眼熟,这不可能。

在他愣神的当口对方已经结束通讯,皱着眉头打量他,仿佛在评估什么。贝狄威尔咬咬牙,他不打算放过这个难得的机会。

“请带我走。我——”

不知为何,青年爽快地点头,上前一步抓住他的手,又摇摇头。贝狄威尔递出探寻的目光,他挠挠红棕色的短发,神情有些尴尬:“这里防卫不咋地,倒是很在乎不让里面的人跑出去啊,我还不知道这事这么难办。”他似乎还嘟囔了回去要加钱之类的说辞,囚犯愣了愣,一面推测青年的身份与目的,一面拼命回忆他设法偷看过的内部防御结构图。他推推青年示意他躲进角落防止被巡逻的狱卒看到,对方却拒绝了。

“真没办法,贝蒂儿,我猜我得用暴力点的手段带你去找你的王子。”

贝狄威尔张开嘴,一时不知道到底应该指出自己和古旧童话的公主没有任何联系还是应该警醒青年这种散漫的态度,短短数分钟内发生的一切比他最不切实际的幻想还荒谬。在他挣扎时青年已经不知从哪拿出了个盒子似的装置,他只来得及看到盒盖上似乎有个刻痕。青年又用相当随意的态度从战甲的隐藏空间里捡出一套装甲扔给他。“披上吧,”他的语气里几乎可以听得出关心,“虽然没什么,但是还是小心为妙。”

一头雾水,但贝狄威尔还是迅速地照做了。他依言拉住青年的手,对方点头示意,然后把手中握着的东西向上抛去。

 

牢房外已经传来狱卒愤怒的呼喊,警报声仍然没有停,有囚徒趁机溜出和警卫扭打起来,嘈杂巨大的音浪漫过人海。但青年岿然不动。他从虚空中拔出的剑刃身被覆火炎,在极寒的空间里瞬间迸发暴烈的光热。

他漫不经心地提起剑,当空一斩。

 

贝狄威尔瞥见一角锈色的天空。破损的齿轮挂在天上,死去的刀剑立在地上,荒野延伸到视野尽头。

 

“嗨嗨,你还好吗?”

贝狄威尔奋力睁开眼,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失去了意识。陌生的黑发女人正担心地看着他,发现他醒了就愉快地捞过一片光屏通知对面的人。他环顾四周,发现自己正在某艘小型星舰里。看上去是年头蛮久的私人型号。那救了他的青年很快走进房间,在医疗床边坐下,对他挑起眉。

“很感谢你们救了我。”

他踌躇再三,不知应该从何问起。青年倒是率先发问了:“你为什么在康诺特的监狱?”

“……梅芙的军队袭击了我当时居住的星球,”贝狄威尔谨慎地选择了更保险的说法:“荷鲁斯的王至少精神正常,值得为他而战。”

“唔,听起来是个勇敢又正直的旅人啊。”女人很感兴趣地观察着他银色的左臂,但足够隐蔽,所以他决定视而不见。青年向后靠上座椅,露出微笑:“那看来一时兴起救你出来还不错,让我假装梅芙的监狱里没有其他像你这样的人吧。”

“你……您是怎么带我出来的?”贝狄威尔有种很古怪的感觉,青年似乎在回避某些事实。

“咱是个收钱办事的赏金猎人嘛,也有点商业机密的不是?”青年笑笑,语气仍然很随和,但是毋庸置疑的拒绝。贝狄威尔赶忙道歉,这并不影响他很感激能逃出来这个事实。他还有必须完成的事。

“事实上我想请您……”

“哎,你今天也受了挺多惊吓的啦,今晚就好好休息吧。”青年微笑着把他按在医疗床上,“很抱歉,我还是有些委托需要料理的。”他看起来意欲离开了。

“请等一下!”贝狄威尔郑重道:“向您致以最诚恳的谢意,请允许我知道您的名字。”

青年摆摆手:“别那么拘谨。叫我村正就好了。”

他关门离开,女人对他笑笑,随即又揽过光屏,调整某张全息结构图。贝狄威尔注意到右上角的图片。原来的康诺特Ⅳ星轨道上只有部分残骸漂流,最大的碎块勉强能看出半个球体的形状。

他目不转睛地盯着,沉思着。就像他仍对村正抱有疑虑,他直觉这个青年人并不相信他。

 

 

打开自己舱室的全息交互系统。

“是的,我见到他了。”

“非常感谢。”阿尔托莉雅郑重地道谢,她的面容即使在最新型号的全息系统中也无法显示清楚。“我还未及为兰斯洛特卿的事向你道谢,请你谅解,事态紧急。接下来的安排也……”

他叹了口气。

“尽力而为。”

 

 

 

*捏他了XCU的快银,没错,沉迷“老式”英雄电影的人不是兰是我

前一章捉了点虫然后改了点措辞(醒醒,没有人会看出来的)

……一个人玩耍快无聊至死了,求小伙伴🌝

评论(5)
热度(16)
©Astronom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