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蝙蝠侠》系列中的杰森·托德(Jason Todd)这一形象?】Lilian:…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6223562/answer/102566305?utm_source=com.lofter.android&utm_medium=social (分享自知乎网)

In eternal lines

         -T’challa中心,无限战争前后一些散漫的片段。双豹与兄妹亲情向/盾冬/Team Cap友情向/鹰寡警告


         1.

         趁着Shuri走向那群衣着破旧的少年,...

Rofix:

时光之手,宇宙三大奇观之二。手意味着决定,意味着方向。而这个星球就展示着所有决定和所有方向。星球本身是她推演的所有自己和周围星体交互的所有可能,展开呈现出来。星体的运动轨迹已经模糊到像是发光的蟒蛇。这里记录着发生的,和无数未发生的可能选择。而因为这种叠加态展开,未来和过去不再有意义,你所看到的一切都在此刻。

如何清理你的备忘录

2017.3.6

"你问我如何形容?"
"大概是流浪者一生的故事里,某次长途旅行,驾车经过高架桥,时值盛夏暴雨倾盆,往窗外看的那一眼,看到的某个湖泊波纹上潋滟的光吧。只有那么一眼。即使你回到开始的地方用同样的速度在同样的时刻转过头去,你也没法再度捕捉的相遇。"

Dyna发现飞鸟在变老。
他知道和他一样带着人间体离开的只有Cosmos,而春野武藏显然不同。Cosmos的光在武藏的体内维持他生命机能的正常运作,距离Dyna和Cosmos初见已有数十年,而武藏年轻如初。

但飞鸟在变老。

他在第23个平行世界的地球开始意识到这一点的。被救下的那个孩子怯生生地...

如何清理备忘录

幕末au废案,叛军首领vs幕府镇压武装首领

“这个国家已经完了!”
黑发武士拄刀撑地,嘶声吼道。从半个时辰前开始的雨愈来愈大,隔着这短短几步,他也看不清白发男人的眉眼。
对方手上那柄血迹斑斑的佩刀在暴雨里被洗得透亮,锋芒锐利冰冷。带土知道它的柄上有个标志,在与他手中的刀柄相对的位置。底色猩红,黑色勾玉拉长成风车形状。
妖刀神威。
宇智波家所传每柄名动天下的妖刀,都是双刃。而幕府叛军首领鸢,或者说宇智波带土,持有的神威仅是右式。半身被赠予十八年前理应死亡的挚友,终于隔绝死地再会。
却只能兵刃相向。

一柄刀被掷下。
带土认得刀上的标志…这是宇智波鼬所持的妖刀“月读”,而这柄刀绝不应该在面前这个人的手里。三...

去日苦多/My Immortal 01

         去日苦多/My Immortal

         

         警告:对原著结局后日谈的大量魔改,博人传世界观基本不存在。一定程度的暴力描写。

         

0.

   ...

An unclosed case (上)

An Unclosed Case

 

预警:我流天使恶魔au,放飞自我的系列第一篇的上,后文一定会有的,在梅林国服落地之前(喂

曾经答应某个人的,嗯,我终于摸出这条鱼了

上.

 

三小时四十分钟前这里下过一场雨。泥土沉重冰凉,仿佛某种已死的生物。她抖着手把装有照片的盒子放进坑里,默念起早先猎人教她的说辞。

一秒,两秒,毫无反应。正当她以为哪个步骤出了错时,像丝线划开水流,轻巧但不容忽视地,极细微的霜屑在空中凝结。不像其他恶魔一身呛人的硫磺味,应她呼唤而来的这只十字路口恶魔给人的感觉像结冰的海洋。
引擎轰然炸响。
一辆车。一辆看起来就非常贵,绝无可能在此时出现在此地...

Nor shall Death 02

展开剧情,算是半个pov写法,并不有趣的一章

 

2.

“坐标(105,99,9899,FGF),到达目标上方四十五万单位处,即将进入警戒区域。”

“很好。”通讯器那头有轻微的摩擦声响,他猜她又习惯性地在椅子上转了圈。她一直都喜欢这种快成为古董风格的事物,倒是和那个垂头丧气的骑士蛮像。

“我马上就解除他们的一级防御,”她轻快地说,“怎么决定是你的事——我说不如,我有点想看看效果欸,你试试那个吧?”

他默不作声地掐断通讯,低头观察目标。这里是远轨,濒死的恒星下一波光要十三分钟以后才能到达。太空城上那点微不足道的照明被更深的黑暗吞噬,像劣质玻璃球一路沉入水底。的确是品味糟糕,...

Nor shall Death

###摸来自己爽一爽的脑洞,注意避雷。存在一堆我流捏他和奇怪的私设。Lofter没有斜体真是太抱歉了。

1.

         “星环并不稳固。”

兰斯洛特向左划动关闭页面,展开手部装甲录入生物信息,用另一只手把那盒子从桌面上推过去。阿赖耶来客接住,摩梭盒盖上粗糙的杯形刻痕,仍盯着他。不知为何,尽管兰斯洛特相当确信自己没有调整阿隆戴特的头盔透明度,守护者的目光总让他觉得不安。

“恕我未能理解阁下所谈何事。”流亡的骑士答道。他的目光越过对方的肩头,看到靠窗的桌上有人正进行暴力胁迫。人工智能迅速报出行...

一个断章

他的手滑入戴安娜的斗篷下。女神的战甲在零下的温度中并不寒冷,他猜想那大约是因为打造它的人。赫淮斯托斯的神火还在这金属造物的内里燃烧,为她提供并不必要的庇佑。多么奇妙,外面的世界在战火里凋零破败,他还有这等闲心去研究衣物。
“你在走神。”
她在他颈侧呵出一口气。史蒂夫惊觉他们之间的距离已经近到几乎暧昧的程度,下意识想退开些。戴安娜挑起眉,撘在他肩上的左手微微用力。间谍尴尬地维持着略向后倾的姿势,为着女神这举动里的暗示心跳加速起来。
然而这没有——这并不会有任何改变。他垂下眼凝视着她。倘若百年而后……他想给她一切永恒的美好的承诺,却又太过渺小以至于什么都没有资格说出口。她并不知道,她也不需要知道。
他用左...

©Astronomen | Powered by LOFTER